今天是:
文艺名家
开江文化馆
图片报道
当前位置:开江县文化馆 >> 艺术鉴赏 >> 文艺名家 >> 浏览文章
静等花开——抗疫作品专辑(十二)
作者:佚名 日期:2020年02月16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核心提示:静等花开——抗疫作品专辑(十二)

点击浏览下一页

静待花开
谭杰

      2020鼠年将至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生活幸福富足、无忧无虑的人们毫无防备,措手不及,很多人连必备的防护设施都没有,比如口罩、酒精、消毒液等。一想到这些,我不由得感激女儿的再三提醒。是的,舒适的日子过久了,我们少了对外界警示的敏锐性。
      早在1.19号,女儿就要求我们储备口罩、酒精,用她之前寄回的消毒液对居室进行消毒杀菌,并一再督促我们一一落实。那时刚刚放寒假的我在家忙着打扫卫生,虽然也看过有关武汉疫情的报道,但总以为疫情离我们太远,深不以为然,觉得女儿有点小题大做了。一向马大哈的丈夫这次倒是十分听女儿的建议,很快就买回了50个医用外科口罩。丈夫本来是想买100个的,打电话问我,我一句“买那么多干嘛?”立刻让100变成了50。这个错误的决策后来让丈夫不止唠叨一次。其实,不仅仅是我没有足够的意识,就连卖口罩的药店店员也很奇怪丈夫干嘛要买这么多口罩。
       随着1.23号武汉封城,女儿要求我们出门戴口罩都使用上了“求求你们了”的字眼,这也让每天关注疫情的我和她爸开始重视起来。口罩已经是满大街买不到了,然而要命的是,之前丈夫买的那50个口罩怎么也找不到了,我怀疑是不是我在打扫卫生的时候让丈夫当垃圾给扔了。丈夫直喊冤枉,说那么大一叠崭新的东西怎么可能当垃圾扔掉呢?情急之下,我忽然想起我平时打扫卫生的时候,见过女儿之前放在家里的口罩。找出来一看,还真是医用外科口罩,大喜过望。
       这一天关于疫情发展、确诊病例、死亡人数增加的报道铺天盖地,让之前大不以为然的人们开始有点惊慌,也开始高度重视起来,从而印证了之前女儿给我们说的这个疫情将会越来越严重的预测。大家开始在微信群里相互提醒、相互告诫出门要戴口罩,亲朋好友也取消了之前预定的团年聚餐。
       因为疫情,女儿留在外地没能回家, 年三十,我和丈夫在家围炉吃汤锅,过了一个有史以来只有两个人的年。晚上父母家团年,明知有疫情,可父亲以一家人除夕要团团圆圆为由,反复打电话要求一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甚至还说得有点生气了。唉,老年人就是固执,就像他们当年要求我们穿秋裤一样。说服不了父母,无奈之下,我和丈夫只能前往父母家吃团年饭。
      除夕夜晚,虽然街上彩灯闪烁,但火树银花无人观,明显的没有了往日的热闹,行人寥寥,显得有点清冷。因为自觉我所在的小城离疫区较远,自己家离父母家很近,出门的时候我和丈夫没有戴口罩,只是尽量避开行人。
      大年初一,我继续带班。早上起床,推窗一望,天,依然阴冷。前几天偶尔露个脸的太阳,此时没有按时间节点出现在天空。这天我开始使用口罩,在静寂、安全、一切正常的校园里拍下了鼠年第一张戴着口罩的自拍照。
       带班结束正准备从学校回家的时候,接到婆婆妈突然晕倒住院的消息,赶紧直奔医院。她老人家病得真不是时候。
       我到的时候,婆婆妈已躺床上输液,病床边围着七八个家人,虽然都戴着口罩,但嘴巴都没有闲着,不停地说话。我皱着眉,说你们这样大声说话老人怎么休息啊。几个人倒是听取了建议立马退到走廊上了,只留一个人在病床边观察。疫情当前,我建议除必要的陪护外,其余的人最好不要到医院来,来了也没有用,更何况口罩也有限。这话我不好直接说,我让丈夫跟他的家人们说。在我的建议下,大家决定每天排两个人轮流陪护。
       从医院回到家,丈夫意外地发现了之前怎么也没找到的口罩。后头回想,有可能是我在打扫卫生的时候,顺手就把口罩塞到了书柜上面的书架里。失而复得的口罩让我们很欣喜,丈夫赶紧拿了20个口罩去讨好丈母娘。
       随着疫情的发展,父亲也不再坚持打电话叫我去吃饭了,他每天雷打不动的室外锻炼,也改在客厅里活动。就在这时又接到消息,学校一个退休教师病故。请示学校主要领导后,27号下午作为学校工会主席的我与当天带班的一个副校长代表学校前往病故退休教师家里表示慰问。
       退休教师家不远,就在滨河路。昔日的滨河路热闹非凡,此时难见人影,冷冷清清,只有河边的柳树在默默地坚守,等待着二月早春的到来,柳条上探出头的芽苞昭示着春快到了。
       口罩紧俏,那位同事没得口罩,我拿给他几个,而病故退休教师的家属们没有一个人使用口罩,我保持一米的距离和他们说话,他们拿水果,我也以戴着口罩不方便为由婉拒了。好在家属们还比较明事理,表示疫情当前丧事从简。
       回来的路上去医院看望了婆婆妈。这天医院减少了进出通道,只留一个大门进出,挂着厚厚的帘子,进门时要体温检测。我按照要求让护士检测体温后,从楼梯步行到病房。病房外面随处可见免手洗消毒液,我时不时地涂抹一下手。婆婆妈病情开始好转,已能起床走动,大家心里稍微放松一点了。
       每天宅家无事就看各种疫情报道,最终明白,就目前还没出现拐点的情况下,宅在家、不聚会、不出门就是最简单、最有效、也是最不给社会国家添乱的最佳办法,这么一想,之前惶惶然的心瞬间觉得安全多了。如此,多简单,那就宅家呗。看书、码字、看电视、刷手机、整理花草、给居室消毒杀菌、吃饭、睡觉、睡觉、吃饭,呵,一天的日子不知不觉就溜掉了,夜又深了。
       宅家多容易,不出力,不出钱,更不流血,相比于那些奋斗在一线抵抗疫情的人来说,宅家是最轻松的了。好吧,我继续宅,毕竟这样宅家里就是为社会做贡献,享受延长假期的机会以后不会再有。宅家15天,丈夫做饭、洗碗、削水果、还把茶泡起递到我手上,每天还征询我想吃什么,而且做什么都很任劳任怨,关键是态度和脾气还特好,这可是以往从来没有的现象,我突然觉得我像是被圈养了,出现了短暂的幸福的眩晕。此时才觉得,小小的家是唯一可以不戴口罩的地方,是如此安全、温暖。家的意义,在以疫情为背景凸显出来了。“都说国很大,其实一个家。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每一个小家能做到安全,那大家就安全了。
       据说最长的观察期是14天。14天多短暂呐,弹指一挥间,这不,我都已经宅15天了。对于大多数女人们来说,别说14天,就是宅家一个月都没问题,坐月子还宅40天呢,我只是担心,那些平日里在外忙这忙那都不怎么落屋的男人们会不会挺得过去。看看一天悠然自得的丈夫,我想我的担心会是多余的。
       中国人的新年往往热闹非凡,太过喧嚣,爆竹震天响,龙灯满街游,走家串户互相拜年,相互宴请,而这个年太过安静了,静静的街道、静静的广场、静静的影院,我们都静静地呆在家中,全民族的一次整体急刹车,让我们大家都停下了奔忙的脚步,给每个人足够的时间沉思,给每个人足够的时间回望,认真审视该如何与自然和谐共处 。
       人呐,一旦对大自然失去了敬畏之心,傲慢狂妄,贸然破坏大自然形成的平衡,就将遭遇大自然的反噬。
       窗外似有硝烟弥漫,一场全民参与的战役正在紧张、忙碌、有序地进行,短短几天,各级医疗精英团队、部队医院,医疗物资,一切力量都迅速而有序地紧急启动,驰援武汉;城市、乡村、小区,迅速筑牢了疫情防护墙,每个人都做好防护,固守家中,阻断病毒的传播。诸多措施齐上阵,全国上下一条心,众志成城,我坚信,在春风拂面的时节,我们一定会在阳光下奔跑。
      居家自我隔离的我,以一颗平和安闲的心静待花开,期待早春二月的美好。

点击浏览下一页

恐惧中的“不”

文/曹昌琼

17年前的那场浩劫,也算刻骨铭心。可能是国家没有启动一级响应,可能是所有工厂没有停工 ,也可能是智能手机没有普及,消息没有如此迅速,更没有体会那些生离死别。总之,我的生活节奏没有被打乱,也不曾有过恐惧。

年前,兄弟姊妹几大家都从远方特地赶回来团聚,总策划的父亲周密安排好了年节日程。年三十,大家忙着准备团年饭,弟弟看着手机叹到,“武汉封城了,已经死了25人,确诊800多人,疑似病例已经突破了一千。”这些数据主要来自武汉,其他地方并不是很多,反正我是不太重视,但开始关注还不知道名字的病毒。对于封城,也只是一个片面的概念,心里极其淡定,武汉离我们远着呢,似乎与自己无关,团年饭显得更重要些。

大年初一,几个在外做生意的老表年前就约好要给爸妈拜年,老表们与姊妹几个好些年未见,大家能见面当然高兴,一大早,我们就在为热情忙乎着。老表们还未到家时,弟弟脸色凝重,又开始通报疫情,“一夜间又死了10多个,确诊在增加,疑似病人在增加,还真不容乐观哟!”“那我们是否也该采取些措施。”我笑着问弟弟,“我觉得该采取措施了”。于是我们商量取消所有的拜年行程。父母虽然感觉遗憾,但还是遵重了我们的意见。

新冠病毒这个曾经陌生的名词,正式介入了我的生活,一家人出门终于不情愿的戴上了口罩。

当得知县内出现了一例确诊病人,心里开始有些小警惕。侥幸没有与武汉回来的人接触,依然不削一顾,运气不会差到我们头上来吧!历史上那么多次大小灾难,感觉离我们都很遥远。当身居的地方有了多名确诊病例,当武汉倒下一个个生命的消息铺天而来,我真正开始了恐惧。

 第一次接到单位发出的消息,要入户排查,我心里在忐忑,可又不便找理由不去,硬着头皮答应。老公笑谈:你这个工作牌牌一挂,也算行使了一点职权了哦,几十岁了,还有冲镇头的机会了!不算正式职工的我,只是一名志愿者,被老公这样一调侃,心里真有些别扭,可是单位的同事们个个都不畏惧、不退缩,又担心被人作为谈资,去吧!

 走在街上,灰蒙蒙的天空显得有些压抑,卧倦在树上为年而挂的彩灯,无法驱散心中的阴霾。街上不再人流如织,车不再拥堵,往日的热闹销声匿迹。可能是讨厌这种桎梏的生活,我排查时很用心,在宣传防疫知识时很是啰嗦,倒忘记了自己是没有正式工作的志愿者。

 两天后,确诊人数在攀升,县委、县政府采取了果断措施,连药店都关闭。并组建疫情防控突击队,所有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党员、干部首先响应并建立了突击队微信群,自愿参与到突击队里的人都可以入群,由疫情指挥部统一调配。疫情波及下,忧心的消息,局势的严峻,让惶恐成正比升温,我却有进突击队的冲动。

 天塌下来都无所谓的老公有意见了,“你既不是党员,也不是干部,连一个正式职工都不算,难道把你要不完了,要去逞能。万一被感染了,就是一家人的事,别去吧!”我明白外面没有家里安全,也可以找理由不去,我却莫名对老公说“不,要去”。我不知道恐惧中的自己为什么回答得如此坚定,我就是这么坚定地说了“不”。戴好口罩,摔门而去,留下了老公咆哮的声音。

 根据县应急指挥部及单位的统一部署,我与几个同事值守金马山。金马山曾是一个很热闹的休闲去处。疫情期间,肯定有闷得慌的居民上山透气,所以必须有人值守,我做好了心里准备。

上千人的突击队分布在每个小区,每道路口,甚至小胡同都有人把守。出入人多的路口,干脆搭起了帐篷,白天,夜晚都不离人。公安、民警、城管、自发组织的退役军人巡逻在大街小巷,所有队员密织成一张无法疏漏的网,构成了一道严密厚实的防疫墙。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口罩就是所有队员的防疫武器。不认识潜伏期的携带病毒者,队员回家只好主动与家人隔离,或者干脆各住一处,甚至有的队员没处去,就睡车里,我每天回去尽量避免与家人接触,要求家人一定不许外出。老公无奈我的坚持,默默在家做好三餐。千余人的队伍,风雨无阻,哪没有困难存在,更少不了担心,却没有人提出离队,坚持守岗。
 

 当我无数次被那些逆行的背影、善良的平凡悲催泪下时,我认可了自己说“不”的原因;当我看到一位老师在开学致辞上说“国难来临时,每个人都不是局外人”,我欣慰了自己的选择;当我看到风雨中一边搓手,一边哈气的队友,增加了我绝不退缩的信心。我不是正式职工,也不是党员,更不是干部,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开江人,我只是想自己的家乡不遭遇武汉正在经历的痛,那样,我及我的家根本无法置身事外。那些正面临生离死别,没有了明天的家令我心酸,那些舍小为大的英雄让我心疼,那些温暖的平凡怎不叫我感动。我除了为他们泪奔、祝福,就只能做好自己。我谈不上有担当,无力有前线英雄的壮举,也不具有“平凡英雄”的胸怀,仅仅是劝导几个人的事,都是为了自己能够幸存,只因这真实的内心愿望促使我在恐惧时说了“不”。我知道自己的力量很小,所做的事也不值一提,但所有开江人能携手同心,都不回避,病毒岂能奈何?

明天,我依然会戴好红袖章,挂好工作牌,履行我“不,要去”的诺言。

点击浏览下一页

窗外的树

文/张燕萍

那些树就站在我的窗外,站在这个小城这一条街道的两旁,很安静,很舒展。

立春的午后,太阳光暖暖地照射着大地,穿过那些树冠的顶端、枝叶的缝隙,将无数个鲜黄明亮的斑点撒在了树的阴影中。

 那些树在空气中自由生长,形状各异,像一队士兵那样沐浴着正午的阳光,分列街道两旁,安静的注视这城市一隅。

 很多时候,这条街道人声鼎沸、车流如织,路边的广场还会时常举办各类大大小小的活动,展现属于城市的热闹与喧嚣。

 那些树站在街边,一动也不动,动的是街道两旁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大道上飞快滚动的车轮。那些行驶的车辆望见了路边的树,偶尔会放慢速度,轻轻地滑过那片树下的树阴。

 我已经习惯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很多时候这样静静地坐在窗前,经历着属于我的忙碌。

 时间慢慢地流逝。

 近段时间,这条街道突然变得安静,新冠肺炎的阴霾笼罩在小城的上空,只有往返宣传的车辆嘶哑的高喊着:“疫情期间,居家隔离,无通行证,一律回家……”,整条街道流露出少有的寂寞与阴郁。

 这样的静寂,使我陷入一种莫名的沉思。

 偶尔,一阵路过的风误入街上。这些没有形状的风扰得树的枝叶摇曳翻转,在树叶的翻动中,树阴里斑驳的光亮开始有些快乐。

 树与树之间相隔不过几米,彼此并不陌生,也很生动,用恒久的静默书写这条街道别样的风景。

 紧靠窗边的一棵树长得高大挺拔,树枝茂密,树叶翠绿。这棵树,此时还发出了似乎不属于城市的声响,这种声音我熟悉,它是隐匿在枝叶间的鸟的歌唱,啁啾婉啭,回旋在城市的空间,使人朦胧地记起城市外的乡村。

 窗外,鸟儿们进行着自己的生活;窗内,我继续忙碌着自己的人生。

 这些是我此时所能见到的,所能感受的生活。我不知道那些我的眼所不能看见的人,他们都在想什么,做什么,他们又有着怎样的生活。尽管我努力地去想,但是一切都是模糊的碎片。

 我居住在这个城市,只是这个城市注视这些树的旅行者。窗外的树望着我的动静,我的思绪在飞翔。

“你关心的多是外界,而我关心的多是内心”。正午的阳光正灿烂,那些站在街上的树依然一动也不动。我知道它们必然与这个城市有着某种联系,是这个城市这条街道给它们留住了这个位置,而它们承载了这座城市这条街道的过往悲欢,和无数行人的心事。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上一篇文章:古韵——抗疫作品专辑(十一)
下一篇文章:现在开江——抗疫作品专辑(十三)
新闻签收
发表评论
用户评论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网站介绍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